赣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父亲是个老烟虫

2019/04/15 来源:赣州信息港

导读

我轻轻推开书房门,父亲正在伏案疾书,他表情严肃,眉头紧锁,1手夹一支烟,不时吸上几口,一手在纸上笔走龙蛇。屋里烟雾弥漫,使人呛鼻。看样子,他

我轻轻推开书房门,父亲正在伏案疾书,他表情严肃,眉头紧锁,1手夹一支烟,不时吸上几口,一手在纸上笔走龙蛇。屋里烟雾弥漫,使人呛鼻。看样子,他又要熬夜了。

父亲是一个写作者。他中学时期就有作文在全国获奖,十八岁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对写作,他“痛并快乐着”,一直执着寻求。他当老师时,热中教研教改,在《湖南教育》等刊发表论文;他从事工作时,更像铆足劲的陀螺,转个不停。多的一年写了300多篇稿子。而文学,更是他的缭绕于怀的宝贝疙瘩,他的诗和散文不时见诸报纸期刊,还出版过个人诗集呢。

读者诸君别误会。我这么写,并不是夸我父亲,也不是以此夸耀,而是心疼他,由于我知道,他的文章都是烟“熏”出来的。文章越多,说明他抽的烟越多。

我见过他年轻时的照片:白脸长身,唇红齿洁。而现在呢?还不算老的他,额头上过早地爬上了皱纹,眼睛差不多眯成了一条缝了,牙齿也成了其实不雅观的黑黄色了。

“吸烟有害身体健康,别抽了。”爷爷这样劝他,妈妈这么劝他,我也劝过他。但一切都不见效,他还是抽他的,还是痴迷于爬格子,还是不时熬夜。

他也知道抽烟的害处,尤其是吸“二手烟”更是不利于健康。他对我说:“我写东西时忍不住会吸烟的,你不要来开门。我怕烟子会呛到你们。我身强体壮,烟子奈不何我的!”

他咧着嘴笑着,一口黑牙齿,还把胸脯拍得“咚咚响”,以示强健。我也跟着他嘿嘿笑,只是心有点疼。

父亲身上一般备有两种烟。一种贵的,用于接待文朋诗友;一种便宜的,自己抽。我问他为什么自己不抽贵的。他说:“我还要攒钱养你呀!如果给朋友抽便宜烟,那就失礼了。”

吸烟已成为父亲生活的一种常态了,犹如写作是他的常态一样。回到老家去,见到邻里乡亲,先发每人1支,边抽边呱家常;朋友来喝茶,总是一盒二盒烟备在桌上,边喝边抽,边抽边聊天;外出找人办事,先递上一根烟,寒暄开来,再说事。

“烟是和蔼草。”父亲说。

读者诸君又别误解了,我这么写,好像我父亲是一个嗜烟如命的“瘾君子”了。其实不然,他躺在床上看书的时候,从不吸烟;身边有孕妇小孩的时候,他连烟都不摸一下;参加会议时,他把吸烟这1档子事都忘掉了……

头几天,父亲突然对我说:“还是戒烟好,抽烟的人太讨嫌了。”我1脸兴奋,马上接话,“好呀!戒了烟,我可要给您颁个大大的奖状。”

我不知道,戒了烟,父亲还有灵感写出那么多的诗文吗?

我希望他写出更多更好的“无烟作品”。

(邵东3中259班 邓伊迪指导老师:曾青青)

2型糖尿病联合用药
老年人脑中风
肝昏迷吃什么东西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