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丘吉尔尴尬事德黑兰会议没拉裤子拉链

2018-10-30 11:42:22

丘吉尔尴尬事:德黑兰会议没拉裤子拉链

苏方对分裂德国设想的现实性表示了怀疑。结果是,在雅尔塔决定,将此问题转给欧洲咨询委员会审议。此后,这个问题从议程撤掉了。至于其他的东欧国家,除了此前提到的波兰问题之外,在划分势力范围这个意义上根本就没有谈到过。

有关领土问题只是决定把盖尼科斯别尔克以及东普鲁士与此接壤的地区转交给苏联,另外达成协议,苏联参加对日作战是有条件的(把南萨哈林岛和千岛群岛交还苏联)。

有趣的是,无论是斯大林,还是罗斯福对雅尔塔会议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们两位都把这次会议当成是权力平等的典范。罗斯福总统说它是美国历史中,乃至整个世界历史中的一个 转折点 。他宣布说此次会见应该勾画出单方面行动,封闭性联盟,实施影响的范围体系的轮廓。总统还讲到,所有这一切将被一个世界性的组织所代替,所有爱好和平的国家都能参加到这个组织中来。

我认为,雅尔塔的经验,当时斯大林和罗斯福之间所建立的一定程度的信任,在处理国际事务以及苏美之间的相互关系中能够引起巨大变化并朝好的方向发展。显然,雅尔塔开辟了通往这一切的道路。不管怎么说,莫斯科是这么感觉得。但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

在 三巨头 会议上气氛异常紧张。但也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像我此前提到的那样,作为翻译不仅要口头翻译之间的交谈和主席团会议的争论。还要编纂所有会议和会面的备忘录,准备起草发给莫斯科政治局成员和驻华盛顿、伦敦大使的电报文稿。此外还要负责翻译代表团之间交换的备忘录和留言。有时忙的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德黑兰会议期间,有一次斯大林邀请罗斯福和丘吉尔进便餐。那时翻译的位置不像现在是在领导人背后,而是在桌旁排。服务生给翻译的盘中上了所有异常讲究的饭菜。那一天我没来得及吃早饭,加之前一天晚饭也没吃,所以非常饿,但仍然顾不得吃,老是忙于翻译席间的闲聊。但当一份吃的菜上了之后,我不能自制,趁没人说话,赶快切了一大块,很快塞到嘴里。

可就在这个时候斯大林要问丘吉尔问题。我既不能吞下,也不能再把它吐回到盘子里,只是哼哼唧唧地说了些什么。

斯大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严厉地盯着我低声埋怨道: 你怎么搞的,难道是让你来这儿吃饭的吗?你在这儿是翻译,是工作来的。真不像话! 好在罗斯福、丘吉尔对此反应很诙谐。两个人大笑了起来。斯大林跟着也笑了,这下我知道,这事就这样过去了。然而,从此之后在正式宴会上我再也不敢吃东西了。

在德黑兰会议期间,有这么一件事。当激烈辩论有关开辟第二战线的问题时,许多人都发现,艾登给丘吉尔写了一个小纸条。首相读了纸条,在上面写了些什么,又交给了艾登。后者读了丘吉尔的纸条,把纸揉成一团,扔到了旁边的字纸篓里。会议结束,与会者都散去了,斯大林让我搞到那个纸条并向他汇报,纸条上写的什么。显然,他认为纸条上所写的会涉及英国对所讨论问题的立场。我和斯大林保安部队的一名军官一起找到了那张纸条,并迅速拿着纸条去找斯大林,当时他跟莫洛托夫一起在使馆的花园里散步。我打开纸条,读了出来: 温斯顿,您裤子的拉链开了。 接下来是丘吉尔的手笔: 谢谢。老鹰不会从窝里掉下来的。 斯大林乐坏了。1945年夏天,丘吉尔在英国大选中失利。工党克莱门特 艾德礼接替了他的职务。和他一起前来波茨坦的新任英国外相,英国着名的工人运动活动家恩内斯特 贝文。有一次在洗手间(有时翻译也要陪同自己的上司去洗手间),贝文站在离斯大林的小便池不远,开玩笑说: 在资本主义世界里,公厕是惟一地方,只有在这里劳动人民才能够用双手掌握到生产资料。 斯大林狡猾地笑了一下,也开玩笑道: 在社会主义世界也一样。

郑州代理记账
手机打鱼游戏
岩棉复合板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