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幽月湖前续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赣州信息港

导读

一大早王府就闹腾腾的,大红色的绸子装点着整个王府,喜庆的气氛在空中弥漫,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   “新娘子到……”陈管家站在

一大早王府就闹腾腾的,大红色的绸子装点着整个王府,喜庆的气氛在空中弥漫,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   “新娘子到……”陈管家站在门口高吼一声,围观的人们立即让出一条道路   王厉明的父亲王全,着一身新郎装站在花轿前,喜娘揭起轿帘。随着那只穿红色绣花鞋的脚踏出来,人们也开始了七嘴八舌的议论:“听说她是王老头子的第八个小姨子,是那秀春楼的花妓。”有个大妈指着还未出花轿,着一身火红,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道:“听说她只卖艺不卖身,居然会嫁给王老爷子。”“我听说她已经怀了王老爷子的孩子,五个多月了。”“这事是真的吗?不是说王老爷子的三姨太才死没多久吗?”“当然是真的,唉!有钱人不都这样么?”“我就说嘛!青楼的女子,有几个是真正只卖艺不卖身的?为了钱还不什么都做。”随着人们的议论,新娘子走出了花轿。   此时的后院:“大姐你怎么就这么放纵老爷?那狐媚子怀了老爷的孩子不说,现在都嫁进家门了。”   王全共有八个姨太太,两年前老四因家中父母双双暴毙,后又流产终精神崩溃,整日疯疯癫癫的在街上游荡,数日后便消失不见,有传言说她被两个叫花子强暴,在挣扎的途中被叫花子失手打死,老五、老六和她关系要好,听到她的下场如此凄惨,便决定上山吃斋念佛为她超度,不料下山的途中遇到山贼被其杀害,相续失去三个夫人的王全几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整天浑浑噩噩的过,家中的琐事不管不顾,直到得知老三怀孕的消息,他才振作起来,可是几个月后却发现老三并没有怀孕,一怒之下他又将老三乱棍打死。   如今除了今日过门的八姨太如烟,就只剩大姨太柳凤,二姨太红梅和七姨太清瑶健在,二姨太至今无一儿半女,大姨太唯有一个儿子取名王厉明,七姨太常年体弱,很少出来走动,有一个女儿如今十岁,比王厉明小两岁。   闻言正在喝茶的柳凤先是一征,后才训道:“老爷要纳妾怪谁?要怪怪你自己没本事,肚子不争气,就连病怏怏的清瑶都给老爷生了一个女儿,你呢?你是干什么吃的?”大姨太柳凤慈眉善目,却一派大家风范让人心生敬意。   “我也想给老爷传宗接代啊,可是我这肚子不争气,我也没办法呀!我这也是为明儿着想,要是那狐狸精生个女儿也就算了,如果生个儿子将来和明儿争财产怎么办?”此时说话的是王厉明的二姨娘红梅,从她说话的语气便知道,她是一个浮躁的人,一双单凤眼显得十分狡猾。   “为了明儿?明儿是我儿子,他好不好与你有何干系?将来老爷的财产爱给谁就给谁,咱也管不着”柳凤冷冷地道。   就在此时王厉明从外面跑了进来“娘亲,小姨娘是不是会给我生一个小弟弟?”   “明儿你不是和彩儿出去玩了吗?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柳凤看着刚跑进来,呼吸还有些急促的王厉明道   “刚才我和彩儿在水塘边玩,奶娘说今儿个小姨娘过门儿,再过不久就会给我生一个小弟弟,我来问问娘亲这是不是真的”王厉明一脸喜悦地回答道。   柳凤瞥一眼旁边的红梅然后对王厉明道:“明儿,如果小姨娘给你生一个小弟弟,你开不开心?”   “我当然开心啊!以后就不止我和彩儿两个人玩儿了,我会教小弟弟念书画画,我会的都教给他,娘亲你说好不好?”王厉明兴高采烈的看着柳凤。   “当然好啦,我的明儿懂事了,你陪妹妹玩儿去吧!明早带着妹妹去给小姨娘请安。”柳凤说完,王厉明点头出去。     入夜宾客散尽,王府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幽月湖石桥上一个消瘦的身影挺立,仿佛象征着一场阴谋的开始。   “你来了?出来吧!”随着话音落下一个身影向桥上走去。“呵呵!姐姐威风不减当年啊!”红梅的声音相比先前更奸诈了几分。“妹妹也不见得有多弱啊。”她依然不回头,疑视着脚下这片湖,目光十分坚定。“别卖关子了,什么事你说”   红梅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交谈的方式,她知道叫她来肯定是有事。“妹妹是否还记得两年前的今天?”   时光回到两年前,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   “听说老四怀孕了,大夫说是个男孩。”柳凤依然站在如今的位置,红梅傲慢道:“那又怎么样?”柳凤转过身狠狠的看着红梅,目光狡诈:“你以为我叫你来就是为了和你闲聊的吗?你不会怀孕还想让王家养你一辈子,那是做梦!”红梅气急败坏:“你!你找人调查我!”“哈哈!那又怎么样?”柳凤奸笑道。   “你想让我做什么?”突然柳凤从袖子里取出一包,用纸包裹着的物件,举到红梅眼前,红梅下意识地后退。   “妹妹别害怕,前些日子我听说四妹妹的娘亲感染了风寒,我只是想拜托妹妹,将这补药给她娘家送去。”   红梅眉梢向上一扬嘴角一勾。“我这样做了,你拿什么保住我在王家的地位?”   柳凤冷笑一声:“妹妹果然冰雪聪明。”说着她伸手从袖中取出两张纸。   “这是王家在南城两家店铺的地契,我可以交给妹妹保管。”   红梅伸手去拿,不料柳凤把手一收红梅抓了个空,一只手尴尬的僵持在半空中。“妹妹别急,这地契我可以给你,但是我吩咐的事……”   红梅把手收回来笑道:“姐姐说哪里话,姐姐过的好,妹妹才好过不是?”    柳凤把地契交到红梅手上,红梅打开仔细看了看,虽是晚上,月亮却也明亮,确定没问题她才小心翼翼的折入袖中。   “那这包东西……”柳凤再次举起她口中所谓的补药。   “交给我吧!保证给你办得漂漂亮亮的。”红梅接过那包药。   “那妹妹早些回去歇着吧……”   没过几天便传来四姨太爹娘暴毙的消息,四姨太虽然精神崩溃但也不至于气疯,院子里柳凤和红梅茶。“妹妹办事果然得力。”柳凤笑道。“既然姐姐都拜托我了,我也不好让姐姐失望不是?”柳凤不再搭话。   “姐姐可是还有什么打算?”红梅试着问:“这四姨太近很是消瘦,你说我是不是也该给她送贴补药?”   柳凤看着远处盛开的紫薇花道:“姐姐果然英明!”说完红梅就转身出去了,留下柳凤一人,她把玩着茶杯,疑眸看着杯中的茶,竟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   事隔几天四姨太因体虚流产,精神崩溃发疯,流浪街头被叫花子强奸,失手打死,五姨太六姨太被山贼杀害的事相续传了出来,事后又是三姨太假装怀孕,谎言识破被王全乱棍打死。回想起当年,红梅抬头看了看月亮,她已经猜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了。她说:“姐姐打算怎么做直接说吧!”   柳凤轻叹一声,双手撑在护栏上,低头看着月亮在湖中荡漾。“这片湖可真美,我听说烟妹妹很是喜欢莲花,再过几个月这莲花就开了,不防请烟妹妹过来一同赏花。”她淡淡地说着。   红梅也低下头去看脚下那片幽静的湖水,月亮倒映在湖面上,一阵风扶过月影随着涟漪荡漾,莲叶也摇摆于湖中央。“姐姐的意思是……”   柳凤眉头紧皱。“凭借妹妹的聪明,我相信妹妹能悟出姐姐的心思。”     几月后烟雨阁——如烟所住的院子内。“烟妹妹,今日艳阳高照,万里晴空,前些日子听彩儿说,幽月湖里的莲花正盛,曾听闻世间奇花千百种,妹妹却独爱这莲花,见妹妹整日待在院中,恐对胎儿不好,大夫不也让妹妹多走动走动吗?我寻思着今儿天气甚好,不如邀妹妹一同赏莲。”红梅站在如烟身侧道。   “姐姐有心了,我刚吃饱正寻思着出去走走消化消化,可是没伴就一直没动身,这不姐姐来了,那咱就一起去湖边散散步吧!”如烟挺着大肚子扶着桌子起身,丫头们赶忙上来搀扶。   “我来吧!”红梅赶忙扶着如烟的手道。  幽月湖边红梅搀着如烟缓慢地走着。“咦!那不是大姐吗?”红梅手指着远处石凳子上坐着的人,如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看来今儿个天气果然好,大姐也来赏莲了。”   “我们也过去同她一起唠唠家常吧!”红梅说。   “好啊!”如烟微微一笑道。   “老远就看着你们来了,快来坐吧!去取些茶点来,我要和两位妹妹好好唠嗑唠嗑。”柳凤笑着对红梅和如烟说,然后又转头吩咐身后的站头们。丫头们应声作辑下去。待如烟和红梅坐下,柳凤又道:“烟妹妹在王府住得还习惯吧?”   “多谢姐姐牵挂,如烟住得很是顺心。”    “大家都是一家人,妹妹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姐姐一定给你办到。”柳凤看着如烟说。   “姐姐费心了,这王家什么都有,如烟也不缺什么。”看到柳凤的目光,如烟有些不自在,她心里很是不安,手心一直冒汗。   “妹妹很热吗?要不要起来站站透透风?”红梅问道。   如烟冲红梅微微一笑,“没事的,姐姐多虑了。”   红梅陪笑道:“我只是觉得坐在这里晒太阳,虽然也能吹风,不过这后背始终是靠着的吹不着,而且我听说这湖里的鱼都长大了呢,等妹妹生下小少爷后,便差人捉上来给妹妹做补汤。”   “这鱼养得好好的给我吃了多可惜啊,还是给明儿补补身子吧!我那里有老爷前些日子带回来的野鸡,还会乎蛋,到时候我差人给二位姐姐送些过去,尝尝鲜!您还别说这后背就是捂着热,那就劳烦姐姐搀我起来吹吹凉风。”  如烟心里着实害怕,关于深宅的故事她多少也知道些,但她心想我带了两个丫头,她们都是我带进王府的,自然是可信的,这大白天的你们也不敢拿我怎么样。正想着便听到柳凤道:“这两丫头怎么去这么久还没回来?是不是东西多了拿不完,珠儿、巧儿去看看吧!”   珠儿、巧儿是如烟带进王府的贴身丫鬟,如烟正想着怎么红梅的丫鬟不使唤,偏偏差遣她的,这才回想起,红梅今日来找她时便是孤身一人,没带丫鬟,心下暗道不好,但这当家的是大夫人,丫头们自然由她使唤,她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硬着头皮道:“你俩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看看!”两丫头恭敬到:“是!”转身下去。如烟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如同看着希望的稻草倒下,唯有对上天祈求:“倒霉的事千万别发生在我身上。”   红梅见如烟出神,便道:“妹妹在想什么?”   如烟被突然的问话吓到了。“没……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家乡的莲花也盛开了吧!”   听到如烟的感叹,柳凤也站了起来:“妹妹似乎有心事?”   如烟看着眼前这盛开的莲,目光迷茫,她犹豫着说:“我只是在想………啊……”   只见柳凤偷偷朝红梅试了个颜色,便听如烟尖叫一声,扑通……一声掉了下去。   如烟在水里挣扎着,拍打着水面水花四溅。“姐姐你……为什么?”她狠狠的看着柳凤道:“我不会放过你的。”然后放弃了挣扎,沉了下去。   柳凤呆呆的看着如烟沉下去的地方,并不是受了惊吓才呆滞,而是一种挑战。“你死都死了还拿什么跟我斗?”   红梅四下张望,见四处无人便对柳凤道:“姐姐我们走吧!我都安排好了,我们等一下过来就好。”说完就拉着柳凤走了。  “不好啦……不好啦,小姨太太落水啦,快来人啊。”很快湖边聚集了很多人。   “快多加几个人下去给我找。”王全焦急地站在湖边,突然转过头看着刚刚呼救的丫鬟:“小姨太太是怎么落水的。”受到他的目光那丫头抖了两下,颤着声音回答道:“禀!老爷,奴婢刚才路过这里,便听到小姨太太呼救,奴婢谎了就大声地喊,后来你们就来了。”   “其他人呢?珠儿和巧儿呢?不是她们照顾夫人的吗?”王全怒吼道。此时柳凤和红梅走了出来“老爷发生什么事了?”红梅跟着道“咦!烟妹妹呢?”王全绝望一看着眼前那片湖,说:“杏儿你告诉他们”杏儿一五一十的说了经过,柳凤和红梅噗嗤一声跪在地上喊道:“烟妹妹,姐姐对不起你呀!不该把你一个人留来这里的。”王全疑惑的望着这两人。   “到底发生什么了?”   红梅边哭边说:“今儿午膳过后,我瞅着这天气好,前些日子听彩儿说湖边莲花正盛,也听闻烟妹妹很喜欢莲花,我便邀她一同来此赏莲,碰巧途中遇上大姐,便坐一起唠家常,方才大姐突然内急肚子疼,我便扶她去上茅房,哪成想回来就成了这样。”说完红梅早已泣不成声。   柳凤哽咽道:“老爷要怪就怪我吧!若不是我这老毛病犯,红梅也不会离开如烟,那就不会出事了。”   王全不耐烦了,“你们都闭嘴,珠儿和巧儿呢?”   柳凤战战兢兢地道:“方才我差遣小翠和蓝儿去拿些糕点,久不见回,烟妹妹说恐是东西多拿不完,便让珠儿和巧儿去帮忙,按理说早该回来了。”   就在这时陈管家跑了过来,“老爷!老爷!”   王全眉头一皱,“什么事?”    “刚才家丁来报,说有两人鬼鬼祟祟在库房里转悠,以为是小偷便莽足了劲儿要给他抓住,谁曾想这两人顽固抵抗,挣扎中一个后脑勺撞到石上死了,另一个被家丁敲晕了,现在才发现竟是小姨太太房里的丫头珠儿和巧儿,珠儿死了。”陈管家急急道来。 共 630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子宫畸形原来是这样形成的,很多人没注意导致不孕
哈尔滨的专科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的医院
标签

上一页:开不了花结不了果

下一页:那就从比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