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女配的求生欲穿书

2019/06/25 来源:赣州信息港

导读

“所以母亲为了不让二叔伤心,就要让我伤心了?”顾九川的语气依旧温和, 若是让不知道内情的外人听见, 只会觉得这当真是一对母慈子孝的亲母子。∈

“所以母亲为了不让二叔伤心,就要让我伤心了?”顾九川的语气依旧温和, 若是让不知道内情的外人听见, 只会觉得这当真是一对母慈子孝的亲母子。∈杂ξ志ξ虫∈然而电话那端的顾母却心里一紧,连忙道:“九川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你自然是重要的,怎么这么大了, 还吃你二叔的醋呢?”顾九川轻笑一声:“母亲是不是还不知道,二叔看上了我的未婚妻呢,那次若不是我正巧赶上,二叔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来,所以您说,让我看在顾家的情分上帮他,可他有没有把我当成他侄子看待呢,想来这里面的内情,母亲也是不知道的, 只是叔叔抢侄子的非婚妻,这事传出去总是不好看的,对吧,母亲,何况我的未婚妻是爷爷亲自为我定下的, 他不仅想抢,还拾掇您往我这里塞乱七八糟的女人, 怎么我是小辈, 就可以随意欺负了?”“母亲, 您现在知道了,是不是也该替我做做主了,别一天到晚只知道关心小叔子,也关心一下我,好不好?”顾母完全低估了顾九川的无耻,当年顾九川成为顾家掌事人的时候,顾老爷子亲自将他带到她面前,告诉顾九川,她以后就是他的母亲,虽然一直知道顾九川是个难缠的,却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以至于这些年,养尊处优,在次同顾九川交锋中,就败下阵来。她是完全没有想到顾九川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居然还有这事,我确实不知道,九川,你放心,若是你二叔真的做了这混账事,我一定压着他,让他给你道歉,近变天,好好照顾自己。”“母亲也要保重才是。”顾九川放下电话,黑眸里闪过一丝凌厉。……许菲菲上次帮光影拿到项目的事情,早在之前就已经传开,此时许菲菲来上班,一进来就发觉气氛不对。只是还没等她问,就听啪地一声,有人拉开了一个小彩带!被吓了一跳的许菲菲,之后就听见热烈的掌声。“菲菲,好样的,我们都听说了,这次能拿下庭悦地产的项目,多亏了你。”终于明白为什么的许菲菲,没想到刘青山回来后会这样说,当下就有些不好意思:“也不全是,多是青山前辈的功劳,我真的没做什么。”“哎呀,你就不要谦虚了,刚刚我们提议,晚上聚餐,庆祝一下,你可不要推脱哦!”话都说这份上了,许菲菲自然是不可能拒绝的了晚上这顿晚餐了。肩膀忽然被人撞了一下,随后许菲菲就听见那人道:“负责人刚刚说了,晚上的聚餐连顾总也邀请了。”许菲菲:“……”她更不想去了好不好,早上她才将人骂了一顿,晚上就见面,简直是刺激。可饶是许菲菲多么不愿意,也改变不了晚上要去聚餐的事实。能祈求,顾九川不会来,可是可能吗?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祈祷起了作用,还是早上那些话终于让顾九川放弃了,总之整晚顾九川都没有出现。这让许菲菲松了口气同时,又莫名其妙地有些在意,心情非常复杂。作为功臣,许菲菲这一晚上自然是少不了要喝酒的,她酒量还行,只不过也不敢多喝。更是中途借故家里有事,提前走了。因为之前就联系了代驾,等她出来的时候,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将钥匙丢给女代驾,许菲菲就上了车,虽然觉得没喝多少酒,却依旧晕晕的。到家后,昏昏沉沉下车时,许菲菲感觉自己隐约地好像看到了男人。只是等她再去看时,却发现没有,魔怔了。摇摇头,许菲菲从代驾那里结果钥匙,就脚软地往楼道走,结果楼道里的感应灯不知道为什么不亮了,许菲菲站在原地跺了好几下,都没有让楼道里的灯亮起来。看着黑漆漆的楼道,如同一只凶兽朝她张开了大嘴一般,许菲菲忽然就很委屈。怎么谁都欺负她,连这破灯都欺负她,她就想回家,想好好的生活,怎么就这么难!嘤嘤嘤!楼道里突然传来脚步声,蹲在地上的许菲菲抬起头来,就看到男人打着手机一步一步地从楼梯走下来,停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许菲菲:“……你是来接我的吗,叔叔?”顾九川:“……”虽然他确实比她大一些,却全然没有到叔叔的程度好不好。可看着眼神迷离,又挂着眼泪的小姑娘,叔叔就叔叔吧,他同个酒鬼计较什么。“是,我来接你回家。”顾九川轻生说完朝着许菲菲伸出手去。许菲菲抽了抽鼻子,看了看面前的手,又看了看顾九川,小心地把手搭了上去:“叔叔,你怎么才来,刚刚有个大怪兽要吃我,嘤嘤嘤!”手被抓住的同时,一个温软的身子也一同靠了过来,顾九川心里一紧,下意识地扶住怀里的小姑娘,上一次许菲菲陪他一起出席庭悦晚宴的时候也喝了酒,却全然没有这次多,不过发酒疯的小姑娘,依旧让他觉得可爱。到家门口的时候,许菲菲已经在男人的臂弯里睡了过去,顾九川只好去翻她的包,找到了钥匙,打开门,将人小心的放到床上后,借着月光看着躺在他面前毫无防备的许菲菲,叹息一声,伸手将被子轻轻盖在她身上。然后从房间退了出来,还非常体贴地关上了门,只是再朝大门走的时候,顾九川忽然停下来,脑中忽然闪过小程同他说过的送温暖的话,眼睛朝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才抬步离开。许菲菲第二天早上头疼地醒过来,恍惚地看了眼窗外的阳光,眯了眯眼,坐起来后就发现自己没换衣服,随后就想起来,昨天晚上她好像看到了顾九川,不,不是好像,根本就是,她好像还抱着人家手喊叔叔。人家喝酒都断片,偏偏她事后能记得这样清楚。许菲菲只觉得自己简直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烦躁地抓着头发,许菲菲都不敢去想,顾九川是怎么在她心里嘲笑她的:“啊!真是不能好了。”事已至此,没失意也得装失忆了。许菲菲这一天,都担心顾九川那么会刷存在感的人,会忽然冒出来笑他,毕竟这样好的机会,她不觉得男人会愿意放弃。可事实上,不论是在光影还是在回家的路上,她都没有在碰到顾九川。这个人就好似忽然从她身边消失了一样,一时间让许菲菲居然有些不习惯。意识到这一点的许菲菲,忽然大骂了一声,矫情。“菲菲。”忽然被清亮的声音喊了名字,许菲菲下意识地停下来,就看到唐禹修提着一袋子水果从旁边的车上下来朝着她笑。“来看奶奶吗?”许菲菲弯了弯眼睛,回应道。唐禹修走过来:“是啊,诶,别动,有树叶。”说着酒伸手从许菲菲的头上捏下一片叶子朝许菲菲笑了一下:“刚下班吗?”许菲菲抬手摸了下头发点点头:“对啊,唐先生也是下班顺路过来的?”“算是,菲菲上次不是说好,直接喊名字的吗,你这样唐先生,唐先生叫着,让我觉得好有距离感,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唐禹修说这话的时候,一直用黑亮的眸子看着她。只把许菲菲看的心惊肉跳的,暗暗想着,这个唐禹修不是看上她了吧?“怎么会,我一直拿唐、禹修你当朋友的,只是叫唐先生习惯了,呵呵。”“那就也习惯一下叫我的名字吧,菲菲要不要到我外婆家坐坐,她老人家很喜欢你。”“下次吧,今天突然过去也不太方便。”原本是一个推诿的话,却没想唐禹修当了真:“好,那就下次,希望下次菲菲不要再拒绝我,你已经拒绝我很多次了。”唐禹修丢下这句话,对许菲菲温和一笑,也没要许菲菲回答,直接道:“不早了,早些回家休息吧。”说完直接拎着东西,上了楼。被留在原地的许菲菲快速地稳定了心情,总觉得这一次再见唐禹修,这人莫名就有了攻击性,让她有点不安。难道在摆脱了顾九川之后,又招来另一匹狼吗?许菲菲头疼地回到家,关上门后,忍不住叹了一声,若是唐禹修真的对她有那种意思,那是一定要扼杀在摇篮中的,可她也不好草木皆兵,对方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就去直接说自己对人家没意思的话,那样怕是要显得自作多情了。暂且先看看,希望只是她一时多想。许菲菲换了衣服,打算去厨房弄碗面条来吃,结果她刚打了鸡蛋到碗里,就接到许母的电话:“菲菲,你爸,你爸晕倒了,现在在医院,你快点过来。”许菲菲心里一紧,没等她再多问,许母那边就已经挂了电话,许菲菲摸不准这是这两夫妻玩的把戏,还是真有其事,可无论如何她都还是要去一趟的。

大庆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龙岩癫痫病的医院
陕西好的专治牛皮癣医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