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华文狼王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赣州信息港

导读

这是1945年4月中旬,成了强弩之末的德军还在顽强抵抗,他告别了身怀六甲的妻子丹妮,执行着他的军旅生涯一次命令,他是空军上尉,飞机起飞了

这是1945年4月中旬,成了强弩之末的德军还在顽强抵抗,他告别了身怀六甲的妻子丹妮,执行着他的军旅生涯一次命令,他是空军上尉,飞机起飞了,他在执行着一个秘密轰炸命令,早就掌握情报的苏军在他还没有机会实施轰炸时,他就遭到苏空军英勇拦截阻击,他的飞机尾翼起火,空军上尉查理被迫跳伞逃命……  一、分别  1945年6月的一天,当上尉查理从直升飞机走下,后面押解他的苏军士兵正用抢指挥着他快点走出舱里,他的身后还有战俘三人,他们分别是,中尉,施耐德,骑兵,费斯士,少尉,华驰斯来到了这东部西伯利亚寒冷的北极地带,他这个,上尉查理本应就地枪决,他还是很幸运捡回一条命,在他跳伞着陆时抓住他的是三个老妇,她们看着这年轻的生命,还是没能把枪口对准他,母子天性,他就这样逃过了一劫。  苏联有着不是文明条例道是文明条例的规定,德国飞行员要是降落不是他自己国土,你分明是侵略者,人人都可以诛之不受法律责罚,他很幸运,他被带进集中营接受苏军审判,使他再度庆幸的是,是那位医生提议暂缓了他的寿命延长,他又一次得到赦免。于是他和这三名年轻的战俘被带上了直升机运往这寒冷的东部西伯利亚,接受这,人体试验的耐寒程度供为医学研究。  苏军上尉安得夫接管了他四人,飞机返航飞走了。丢下他们接受这人体试验,看看人的耐寒度到什么时候是个极限。他们充当了医学试验品,永远留在这寒冷的东部西伯利亚寒冷的地带。  他四人被带进一个帐篷,床铺是用简易的木板搭制,如果他四人同时站起身在帐篷中活动就没有了空间,这狭小的空间禁锢着他们的自由,他们的行动受到更多的阻止和阻碍,行动只能是分批进行。  天他们在陌生懵懂中度过,只有那个苏军上尉,叫着安德夫比较凶残,他太严厉,管教时是毫不留情,把他们视作牲畜,任意辱骂责打,吃的是,一顿每人只分得一个黑黑硬硬的面包,一天二个面包就算一天的伙食,没有菜,再有就是用少许的盐水煮的汤喝,这盐分的补充,是为了让他们多活几日,更好的完成在东部得西伯利亚人体实验。  还好,这里虽然艰苦,但躲开了苏军的众多重复蹂躏折磨,死亡在延缓着时间。新的牢狱生活开始,东部的西伯利亚虽然寒冷,六月的寒冷慢慢迎来了夏季,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度过,七月渐渐失去,八月夏季来临,白日里仍是零上气温,到了夜晚它会降至零下7、8度,夜还是可以熬过去。  他们来时身上穿的是单薄的囚衣,不是夜晚睡觉有被子,这个夜晚他们是真难熬度过。  他们大多时间,是被困在自己的帐篷中度过,间隔有放风的时间,再有就是苏军长官的训话,他哩哇啦着讲着谁也听不懂的语言,只能在他的语气,神态,激愤中他们视乎明白,这是对他们罪行控诉和声讨,声讨,德国军队对苏联人民所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他们就是侵略者,是,真真正正的一个个罪人,再后来,他们看见的是,安得夫大笑着,鄙视着,用手指指点着他们,双手仍在哪里比划,时不时高声朗笑,他视乎看见了到处都是苏维埃象征着胜利的红旗,安得夫在高傲的狂笑。  查理他们在这几个月当中,他们看着他们面前的这位苏军上尉安得夫的神采奕奕的喊叫是那样自豪,他们知道,德国的命运,早已经是,大势已去,的胜利一定属于苏联人民,侵略者的他们终于低下了他们哪高贵的头颅。  这天,他,安德夫上尉还在那里讲演,他还再哪里训斥,仍举着鞭子任意鞭打着他们,举起的鞭子是狠狠的落下,落在了华施斯身上,他不分他们的头脸以及身上的那个部位肆意鞭打,鞭打着,嘴里仍骂道,“蠢猪”“蠢猪”但,嘴角上划过,一个狡计的笑,一逝即隐藏在他的心里。  1945年9月2日战争停火,结束了世界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英国还有日本,成了战败国。这个全封闭式的监狱,这里的他们德军战俘是不知道,苏军他们更不想把这仇恨即可抹去,把他四人放回本国去,放回国都与家人团圆,休想。  安得夫,睡在这战争喜悦当中,自豪的精神里,时间久了,对他们的管制也逐渐减少,他们能短时间呆在帐棚外晒晒太阳,或,走走步,自己可以自由着不受环境所拘禁,他们还可以超出安得夫意外的管制视线活动,查理他们的心情好多了,时不时,站在遥远的西伯利亚遥望着自己的家乡。  只有,骑兵,费斯士他没有出去,走出这座帐篷,他在战场上就是因为受伤而被俘虏,他伤到了左小腿,伤口很深,临来时,他的伤在集中营就没有得到好的处理过,二个月来他的病情在不断恶化,苏军这里的安得夫可不管他的死活,痛恨德军是他们入骨的伤痛。今儿把他算一个人体实验,就是要看看,在没有药物的治疗下,他这健壮的人,二十五六的青年能存活多少时间自毙身亡。  他的伤口现在完全腐烂,高烧在集聚增高。他的伤越来越严重,他躺倒在床,正高烧不退着,时而说着胡话,他身旁的上尉查理在为他忙活着,一滴眼泪从费斯士眼中留下,原本是个俊英、骨骼强壮的费斯士,现在已经是骨瘦如柴,发烧使得他一会冷一会热的受着折磨,他浑身颤抖着,嘴唇哆嗦着,抓住查理的手说,“我是回不去,真想我的妈妈,你……要活着……回去”喘息声高高的盖过了他的言语,只见他高高抬起了头,呆呆的目光看向了东方,再,不知他看见了什么“妈妈”的喊叫是那样的清晰,字字入进了查理上尉的耳朵,另一个声音再度响起,是费斯士,而又不像是他的声音在喊,“查理,查理,你你,你一定要活着回去。”  费斯士,就这样死去,当,他们把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同是上尉苏军安得夫时,他只是淡淡的一笑,嘴里嘟囔着,一句话,是否他再说,“死了好,他的罪孽解脱了,哼,是报应。”安得夫他的记录本子上会写明费斯士他的到来之期和他的离去日期。  二、血性  日子仍然在向前,战争就是这样,不管是自己同胞还是敌人,他们看待死亡早已是寻常事,八月失去,九月临,单一的生活蹂躏,查理他们变成了行尸走肉,十月接近中旬得天气,这里早已降到了零下二十多度,有时达到了零下三十多度。他们不管在哪里呆着都难躲开寒冷袭击,单薄的棉衣难以御寒,白日里,人还好过,难熬的那还数是夜晚。  苏军上尉安得夫穿着个厚厚的绵军大衣站在离距帐篷很远的地界,他手里拿着鞭子,嘴里嘟囔着不知在等谁人,他的手下,只进帐中寻看一下就跑到他的耳旁嘀咕,他,涅耳科同安得夫一起站在哪里狞笑着笑着,时不时挥舞着鞭子抽向空中,不知在等待什么到来。看到了这般情景,回神过来的查理走回帐中仔细一看,是中尉施耐德他没有在帐篷中安歇,早已过了放风的时间,他心里说声不好,“施耐德今儿要遭殃。”帐中的华施斯少尉也在为施耐德中尉捏着一把汗。  远远处有个人影出现,“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条毒蛇似的皮鞭在中尉施耐德的头上,身上到处飞舞,尽管他穿着棉衣鞭鞭抽打下去,哪血渍早已是,沁透显像出来,那个皮鞭子还再飞舞,帐中的查理和华施斯为施耐德捏着一把汗,查理上尉小声嘟囔着,“谁也帮不了你,逃走不是件容易的事。”外面帐中时不时传来皮鞭抽打声,还伴随着几哩哇啦的咆哮辱骂声,是震怒的苏军上尉安德夫怒吼,还有那个士兵涅儿科的阵阵拷问声。在安得夫他哪涨红的脸庞,指手画脚的激愤言行,查理与华施斯似乎悟出安得夫的言语是说,“要想逃跑,寻看路线去了,是吧?你怎么个逃走,三个方向,这南北西,方圆要多450里,即无人烟,就是不被抓回,冻饿你们也是死路一条?”咆哮的不只是苏军上尉安德夫,施耐德也同样在哪里咆哮,他吼叫,激愤争辩着大声说,“一天,就给二顿饭吃,我饿了,一个黑面包,能吃饱吗?”说着说着施耐德他怒气不减,竟冲上前对安德夫大声吼叫,“这冷的天,能吃饱吗?我出去找找,有没有能解饥饱的食物,怎么个逃走?逃出这魔鬼地带?怎个跑法?”施耐德中尉继续申辩着,苏军上尉安得夫的鞭子没有停下反而抽打的更为猛烈更为狠毒,震怒了的涅耳科手拿枪托用力狠命朝他打去,突然,晴空,似雄狮一声咆哮,“啊、啊、啊”  中尉施耐德徒手就夺安得夫抽打他的鞭子,随即施耐德挥手就是给安得夫上尉当胸一拳,再一拳向着苏军上尉安得夫脸庞打去,嘴里喊着,“横顺都是个一死,不冻死,也的饿死,跟你拼了。”没有防备的安得夫,身体向后倾斜,脚跟儿站立不稳,步步凌乱着倒退着向后方退去,“噔噔噔”  “噔噔,噔噔。”震怒中,早就系满国仇家恨的苏军上尉安德夫从腰间拔出手枪,枪响,“呯……呯呯”  一个趔起摇晃中,中尉施耐德身体向后仰去,正倒在了一个人怀里。却原来,查理早就跑出,他想上前抱住施耐德的腰身,制止他这个既愚蠢又莽撞的较量,他要制止施耐德不要再和安得夫上尉发生任何冲突,施耐德的突然反抗是查理所料未及,惨案发生,从帐篷中跑过来的少尉华施斯早已擎住了安得夫举枪的手,把那只握抢的手举向了空中,“呯呯”子弹射向空中在他们的头顶上空爆炸,听见枪声的其斯吉从房舍中跑出,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他举起了鞭子肆意抽打着他三人,施耐德的身体慢慢冷却,头早垂在了一方。查理挨着鞭打,慢慢抱着战友的尸体站起身,一步步向着帐篷走去,少尉华施斯跟在了他的身后。他们的身上不断有枪托砸来,安得夫还在那里怒吼,嚎叫着。查理抱着身体渐渐变硬的施耐德一步一步进了帐篷,一个声音在查理的耳边响起,“要活着出去,要活着……出去”  “对,我要活着出去。”少尉华施斯吃惊着回头观望,还好,安德夫他三人没有跟进。一切又回复了往日的宁静。  这个夜好长,查理在思想中睡去又在梦中惊醒,“我是怎样一个逃法,没有足够的粮食?单单靠哪黑黑的面包,就是不饿死,我也走不出,这死亡地带,西伯利亚,这魔鬼似的地域。”  三、相惜  日子在疾苦,身心蹂躏中度过,至从费斯士和施耐德的离去,他们的伙食有了明显的提高,每顿饭不是一个黑面包而是二个,对于他们的监管有所放松,不是由着性子任意责罚他们,也许这是上峰指令,也许是医生的申诉而造成了他们有了好的环境。活动范围在不断地扩大,他们也深知德国战俘是逃脱不出去,能逃出这,东部的西伯利亚,这,鬼魅的魔鬼地狱。  一天查理跟少尉华施斯说,“你想不想逃出这鬼地方?”“怎样个逃法?”  “这方圆几百里没有人家,三面方向都在4、5百里开外我们是,怎个逃亡?”  “我也不知道,至从,费斯士提醒我,那一刻起,我的心就在逃亡上,我也不知、咱们是怎样逃脱,现在是我们的身体能不能跟上我们的心?你看,我们是不是,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体锻炼,啊,还有就是节约粮食,把食物储存起来。”  “是个好办法,我们要一步一步来,前进中,我们再做打算。”  “好,只要我们同心,一年我们逃脱不了,还有明年?明年不成我们还有后年,只要我们心不死,我们是,永远年轻,我们定能站在自己的的国土上?”  “查理,有你的存在,我就,看见了希望。好都听你得,我们干,我就赌它这个,极地逃生!行。”  “华施斯,只要我们一条心,好,我们的理想,就是家园。”  “查理,从明天起,我不但锻炼身体我还要节约我的口粮,你等着,我们的逃亡的路上我们不会,挨饿。”  “华施斯,朋友,战友,我反对这场战争,但我不后悔,是今儿,能结识向你这样的朋友,兄弟,华施斯,好兄弟,我们一定能逃出去,与我们的家人团聚。”  二个身体紧紧在拥抱,是紧紧的相互依偎。一滴滴眼泪洒落在他们各自的肩上,这浓浓的友谊深深永远紧系。新的黎明早已升起,就在他们的的眼前绽放,一个大胆的逃亡计划就这样在他们各自的心中渐渐画出雏形。  子夜,为了多节省下粮食,那个黑黑的面包的个数在增多,饥饿和寒冷同时啄食他们的肉体与身心。用水充饥,使得查理再度起来方便,这是他第二次来到帐篷外。寒风袭击使得他骤然惊醒过来,当他转身离去,他蓦然站在哪里。  他的前方,他的眼前,劫挡他的是一只雪白的一条大狼,惊恐中的他慌忙在退着自己的步子,口里连声喊出,“狼狼、狼。”  这只白狼,全不见了凶险,它还在那里站着,只是片刻,它就坐下了自己的身体,它坐到了雪地上,就坐在了查理他的面前,在月辉的折射下,在白雪的相映下,犹如白昼,查理把眼前这个有着全身雪白的狼看的是,一清二楚。  这只狼,持着特有的母性,干瘪的乳头不是那么丰满,饥饿带给它的是祈求,这只母狼,它没有攻击,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夜,依然很冷在这头白狼的突然道来下,查理她晕了,早已失去了寒意袭击的概念,心中升满是恐惧。恐惧在繁生中快速密布,“怎么办,我要设法逃脱。”  他急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向着帐篷门儿奔去,跑到帐篷门前他愣住了,哪条雪白的白狼就堵住了门口,他惊骇,“帐篷中华施斯他,还再熟睡,怎么办?我、往哪里去?我是奔跑不过狼的四条腿,好,今夜,就是我的大限期,我也要保住华施斯的生死,对,我就不进帐篷,看你是怎样个来吃我。” 共 1319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昆明治癫痫去哪治疗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