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爱我的人向左转一

2019/07/12 来源:赣州信息港

导读

爱我的人向左转(一)她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向左。向左小时候问过爸爸名字的由来,只是爸爸没有给她明确的答案,只告诉她在她的妈妈嫁给他时,

爱我的人向左转(一)

她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向左。

向左小时候问过爸爸名字的由来,只是爸爸没有给她明确的答案,只告诉她在她的妈妈嫁给他时,就决定无论生男生女都取名为“向左”。

那为什么不叫向右呢?

向左很想问问她的妈妈,只可惜妈妈生下她就因为难产去世了。

其实即使问出了答案也不能改变什么,所以,向左就想,奇怪就是奇怪吧,就算被他笑了也没什么……

他叫泽,是她珍藏在心里的一个男生。

那个时候她念高中,因为父亲工作调换的原因转学到他的学校。

她天到他的班上,做完自我介绍后被安排和他坐,与他当了同桌。一堂课上完后,他就和向左搭话。

你叫向左啊……

向左点头。

他突然用很严肃的表情和语气对向左说,你好,我叫向右。

你……

向左红着脸,大声说,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当然,向左的话丝毫不起作用,他已经笑得泛泪花了。

与此同时泛泪花的同时还有向左,不过她当然是因为快被气哭了。向左层层地转头和身后的人商量,同学,我们换个痤位好不好?

见面天发生的这件事后自然是不了了之,向左也没换成痤位,而且整个国中都在泽的要求下乖乖和他同桌了三年。

后来泽告诉向左,那天之所以开她玩笑是因为看她刚到一个新环境来太拘谨,想让他放松放松。

三年的同桌生涯让向左非常习惯于泽的幽默,他总爱逗她笑,虽然偶尔会适得其反害她哭鼻子,但向左心里十分明白,他开的所有玩笑都是善意的。

以至于后来高中毕业,考上大学,向左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适应没有泽在身旁开玩笑的日子。

大一的时候女生间的话题说是谈论自己的初恋,或者是暗恋的对象。每次向左被人问起,她都这样回答,我以前喜欢一个男孩子,很高,特别爱笑,笑起来牙齿很白,他的名字叫作向右……

大学三年,向左把泽放进心底,小心翼翼地珍藏,把他送给他作为留念的相片压在日记本里,记得他开的每一个玩笑,不愿和任何人多提,连他真实的名字她也舍不得说给好友听。

向左实在太希望,他只是她一个人所有的。

大学毕业后,向左到一家大公司应聘,偏偏那天她运气糟透了,坐错了车,因为下雨又被一辆车溅了一裙子的泥。而当她一身狼狈地到公司里,招聘会已经结束了,站在公司的走廊上,想起一连串的的不幸,忍不住悄悄红了眼眶。

一只温暖的大手突然落在她肩上。

向左,还这么爱哭啊,我真好奇你怎么没哭成一只小兔子?

向左倏地抬起头,眼前的不是别人,是她偷偷用心储存了三年的男孩——现在已经是男人了。

泽扬起笑脸,问向左,是来应聘的吧?

向左点头。

不小心迟到了?

向左仍点头。

泽马上一脸紧张起来,怎么三年没见,你、你就不会说话了?

向左明白他在逗她,伸出拳头轻轻锤在泽的身上,然后用六年前次见面时的音量说,我才没有不会说话呢!

之后泽告诉向左,一个月前他看了她的履历表,公司已经同意聘用她了。

向左不解,公司没见过她本人,怎么会聘用她呢?

泽回答说,我对公司说,如果这个人不行,我就和她一起走人。

向左吃了一惊,那、那以后我如果工作上出了差错,那、那不就会连累到你?那……

泽连忙安慰向左,那、那你以后工作一定要仔细,那、那就不会连累到我了。

向左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假装生气地质问泽,你干嘛学我说话?!

泽已经笑着跑开了,向左本想去追赶他,又突然停下脚步,望着远处和泽,心里有太多太多幸福的感觉弥漫开来,这一刻,她期待了很久很久,不由自主的,她又红了眼眶,只是这次,她掉的是喜悦的眼泪。

泽是向左的部门经理,向左工作十分努力,有一半是由于泽的关系。

那天向左太过投入,等手头的工作告一段落时,天已经很黑,诺大的办公室只空荡荡的剩她一人,偏偏这时候她胃痛的老毛病又犯了,翻遍抽屉才发现胃药已经吃光了。她痛得冷汗涔涔,一手按着胃部趴在办公桌上,希望过一会儿能减轻这种尖锐的疼痛。

我就知道你还在,向左?

门口突然传来泽的声音,然后是公文包扔在地上的声音,泽急冲冲地跑到向左身边,弯下腰询问她,你怎么了,向左?

向左动了动泛白的唇,只能模糊发出一个声音,痛……

泽注意到向左按着胃部的手,皱起眉头,怎么会胃痛?晚饭是不是没吃,我带你去医院。

泽伸手一把抱起向左,突然腾空的感觉让向左紧张地抓紧泽的衣服不敢放手。泽一边抱着她走向电梯一边说,别紧张,我不会让你掉下去的。

泽的声音有神奇的力量,向左在泽的怀里闭上眼休息,尽管胃依旧很痛,但从出生到现在,向左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深切的体会到幸福的滋味。她忍着胃痛深深呼吸,如果这一辈子只有这样一次机会和泽这样靠进,那么,她要一辈子记得他身上的味道。

打了针吃了药,忙碌一阵后,向左的胃终于不那么痛了。因为向左的胃病是慢性的,医生开了药以后再三嘱咐,先生,你回去一定要帮你太太好好调养,她的胃情况有点糟,叫你太太要按时吃三餐,少吃冰的东西……

听医生一口一个“太太”让向左羞红了脸,不敢抬头看泽的表情,连忙解释,他不是——你就别说话了。

泽握住向左的手,打断她说话。

可是……向左抬头看着泽,他笑得太温柔,让向左忘了辩解。

从那天开始,泽就天天给向左买早餐,午餐和晚餐时间一到就把向左所有的工作推到一边,一定要把他点东西吃完了才准她回办公室。每天一起进餐时甜蜜的感觉让向左有一种热恋的错觉。

这样就很满足了……向左只想能待在泽的身边就很好了,不要什么誓言,无须任何形式,只要可以见到他,只要听见他开的玩笑。向左怕自己要求得太多,会让现在拥有的也失去。[1][2]

泰安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浙江有哪些医院
贵港小儿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雅安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