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麻油叶民谣老将刘明汉树影年华诗情面世

2018-11-02 13:20:34

麻油叶民谣老将刘明汉《树影年华》诗情面世

阅读,只需一秒。精彩,尽在掌握!如果真的有这样一间房子,里头除了简单和诗意再什么都没有,恐怕时下是没有谁愿意待在里面的,除了刘明汉.没有花活,没有花招... 如果真的有这样一间房子,里头除了简单和诗意再什么都没有,恐怕时下是没有谁愿意待在里面的,除了刘明汉。没有花活,没有花招,没有偏激,没有偏见,如果没有这些武器,恐怕剩不下几个再有勇气玩音乐,除了刘明汉。你说他有勇气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刘明汉就是这样的人。这么多年来,刘明汉忙于奔波巡演和录制demo,《你路过我的梦乡》《妈妈我藏在你找不到的地方》这些早年的单曲,曾经在无数心系民谣的乐迷心中留下烙印。进入2014年之后,刘明汉开始整理和录制做音乐这些年间为满意的一批作品,于是就有了去年的单曲《嘎嘣跳》,进而有了眼下这张专辑:《树影年华》。音乐人们大概总是喜欢倾向于表达时代,通过自己的音乐。而刘明汉则干净利落的把这张专辑的所谓“时代感”统统砍掉,扑面而来的,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气息。那个年代是个神奇的年代:80后(尤其城市户口)的朋友都知道,自己的兄弟姊妹未必都听cd,但是自己的爸爸妈妈却全部都听磁带,而且——还读诗,而且——还写诗。那是一个人人都心怀诗与远方的年代,它脱胎于独特的文化土壤中,却又消亡在独特的经济模式里。很多人盼望这份诗意的火种并未熄灭,好了,你听,它出现在了《树影年华》中。像是放下晦涩的海子,又像是放下心机的汪国真,像是放下轻狂的老狼,又像是不再掉书袋的小柯。呵呵,谁也不是,这是刘明汉。当然,这同样也是一张足够“麻油叶”的专辑。游走在“民谣”概念的里里外外,游走在“文艺”概念的前前后后,内核依然是可贵的普罗大众的点滴故事。在故事的表述方式上,当宋冬野看了眼草原然后低头不语时,当马頔精心打造了穷极一生的悲伤故事时,当尧十三露出一贯的苦涩笑颜盒盒盒的时候,看似温吞的刘明汉却会洒脱一下,“当我听说你身边有了新欢,我不会像从前那样彻夜无眠(《大梅沙》)”。这份洒脱,同样出现在了2014的单曲《嘎嘣跳》中,亦出现在这张专辑的主打曲目《树影年华》中。可以说,《树影年华》这张专辑的诞生,使得麻油叶驻京办事处的情感体系和审美体系已然呈现了完全体:除了宋冬野如电影般的倾诉、马頔如话剧般的悲伤,尧十三如当代艺术般的戏谑,更有了刘明汉如诗歌般的淡然。这张专辑,得到了各路独立音乐人的支持。除了麻油叶的低调音乐人崔跃文,来自新晋人气乐队赤褐色的主唱王骞、知名男神乐队丢火车的主唱球子、学院派后期/制作人韩丁、甚至农业文明的驳倒乐队张百万也都参与到了其中。这张凝聚了无数心血的《树影年华》,其实存在的意义很简单:当人们在当下的时代里被折腾的面目全非的时候,当平常人找不回平常心的时候,听它吧。喜欢这篇文章,就把她分享给朋友们吧!硬和民谣 号:yhfolk物欲社会难得坚持情怀的清淡订阅号 阅读数:454 点赞数:6 (更新时间:2015/06/09 05:49)

大艺水平仪
抗爆窗厂家
烙铁配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