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亲情征文父爱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赣州信息港

导读

寒风凛冽的初冬时节,福建北部一座铁矿山区的一间普通民宅里,年约六十多岁的老矿工陈伯因脑溢血正处在昏迷不醒的状态中,矿区医院的医生对陈伯作了一

寒风凛冽的初冬时节,福建北部一座铁矿山区的一间普通民宅里,年约六十多岁的老矿工陈伯因脑溢血正处在昏迷不醒的状态中,矿区医院的医生对陈伯作了一系列的紧急抢救,後不得不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地离开了。但是此时的陈伯似乎还有一息微弱的呼吸,他的手在轻轻地抖动著,好像在招呼著什么人。亲友们知道,陈伯是在等待他的儿子泉生。    ??一、  ??陈伯原来是福建一个铁矿山的矿工,妻子是一名小学教师,他们结婚后生了三个孩子,两男一女,泉生排行第二。在泉生念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陈伯与妻子桂闽由于感情不和,平静地分手了,泉生和姐姐判给了陈伯,桂闽带著小儿子去了福州。六八年秋天,女儿惠萍上山下乡去了戴云山区落户,陈伯便与儿子泉生相依为命。在陈伯的心目中,泉生就是他未来的希望。  ??那时,陈伯住在矿山一间低矮阴暗的小木屋里,木屋外面堆满了矿石和一些笨重的机械设备,陈伯用那些矿石垒了一间小小的厨房,上面盖了些油毡,他就在这里面生火做饭。陈伯在矿山当任调度员,工作很忙,往往饭还没吃完,就要急急忙忙地跑去安排工作。晚上回家还得洗衣做饭、打扫卫生,然后就辅导泉生的功课,因为工作太忙,他常常一边辅导泉生的作业,一边就歪在椅子上睡着了。  ??泉生从小就喜欢画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成了矿区少年美术协会的会员,多次参加矿区学校举办的画展。泉生每天上午上课,下午到美术培训班学习。培训班离家里很远,陈伯担心泉生迟到,便每天用那辆骑了十几年的破自行车送儿子上课,一年四季,风雨无阻。陈伯的工作很繁重,能够自由支配的时间不多,每次送儿子都是心急火燎的。有一天,他骑车拐弯时,被一辆迎面驰来的摩托车刮倒在地。为了赶时间,他顾不得与车主理论,爬起来就走。来到培训班时,他痛得实在难忍,撩起被鲜血染红的裤脚一看,右脚的膝盖已被刮掉一大片皮肉。  ??八十年代初期,陈伯的工资收入并不高,泉生学画画需要画纸和颜料,他吵着要父亲买,但是陈伯实在没有多余的钱,只好哄著儿子说下次买。泉生也乖,每次就与同学共用一份颜料,直到有一回,矿区学校举办美术比赛,要求每个参赛者自备画纸和颜料,陈伯没法,答应去向同事借钱。天黑时分,陈伯下班回来了,一进门想起答应儿子的事,忙说是掉了重要的东西,拿起手电筒就走。  ??很晚的时候,陈伯才挪著疲惫的脚步回来了。泉生问父亲:“爸爸,东西找到了没有?”陈伯点点头,艰涩地笑著说:“找到了。”随即展开紧攥的拳头,手掌上静静地躺著一枚五分硬币。泉生望著父亲那内疚的面容,难过得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高中毕业后,泉生报考杭州美术学院和广州美术学院,均名落孙山。后来他又报考了福建艺术学校,也没有结果。这时,矿区招聘一名专职美工,泉生去报了名,在上千名应聘者中,剩下泉生和另外一名师大毕业的学生,终泉生被淘汰了下来。  ??陈伯望着落落寡欢的儿子,劝他去当兵。陈伯一辈子看重的就是军人,他年轻时就梦想穿上军装成为一名军人,但没能如愿。现在儿子高中毕业,正是当兵的年龄,他希望泉生能替他圆这个未圆的梦,于是,要泉生到矿山的徵兵办报了名。然而,体检过去了好些日子,表也填了,泉生还是被刷了下来。陈伯看着情绪低落的泉生,很是伤心。那些日子,泉生的心情十分郁闷,想到自己缥缈的前途,就一个人躲到屋子里暗自流泪。陈伯害怕儿子憋出病来,就提前办理了退休手续,让泉生顶替他当了一名铁矿工人。  ??泉生被分配到矿区的转运处,工作简单而枯燥。业余时间,他每一分钟都被画画所占据著,不是拿著画夹到大山冲里去画素描,就是捧著画册一看数小时。每当泉生在家里作画的时候,陈伯就搬著一张小凳子坐在儿子面前疑疑地看他作画,他为儿子这种执著的精神感到欣慰。  ??泉生创作了一幅以矿工生活为题材的大幅油画,参加福建省总工会举办的工人美术作品展览,获得了一等奖。尔後泉生又参加了全国美术比赛,夺取了名,获得美术界名家的高度评价。此後,泉生频繁地参加展出和比赛,往往一走就是一二个月。单位有意见,要对泉生予以除名的处分。陈伯听说之后,匆匆赶到矿部,哀求领导说:“看在我是个老职工的面子上,给我儿子开开绿灯吧。他走了,他的活我替他干,我们父子俩不要分文工资,只要保留他的编制。”领导还是不同意,陈伯便“扑咚”地一下跪在地上不肯起来,领导只好答应了他的请求。陈伯一生老实巴交,一辈子没有求过人,为了儿子他竟然当著那?多人的面下跪,难受的心情可想而知,这天晚上他羞愧得一夜未眠。  ??在一次全国画展中,泉生的一幅油画作品又获得了一等奖,作品被国家美术馆收藏,一位香港艺术家林枫先生看过展出后,提出要依据这幅画的构图用汉白玉雕刻一座大型雕塑,让它矗立在香港湾畔的生态广场上,供中外游人欣赏。那位香港艺术家对泉生说:“像你这样的艺术造诣,应该来香港发展,埋在深山沟里实在太可惜了。”对方还承诺为泉生提供一切赴港的费用。泉生听了心里很矛盾,要去香港,就得辞职,就得离开养育他的父亲以及这片生活的土地,但是去香港后,对他的事业无疑是有帮助的。对於一个普通人来说,有一份工作这是十分不容易的事,而能有机会走出去,特别是去香港这样的世界名城,是许多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假若放弃这个机会,泉生将会后悔一辈子。  ??回到家里,泉生把这事告诉父亲。陈伯听后一言不发,只是大滴大滴地掉眼泪。过了很久,陈伯抬起头,缓慢地说:“泉仔,我知道你的心已经不在矿山了,你有机会出去就出去吧,免得你日後说我耽误了你的前程。以后要是碰到什么难处,也不要怪我不能帮助你。”说著说著父子俩一把相拥在一起,哽咽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一夜起来,陈伯的头发便一下子白了许多,背脊也明显地佝偻了下来,他的内心是那样的灼痛得难受啊。当陈伯看到儿子那有些犹豫的眼睛,就说:“泉仔,凡事顺势而为。你就放心地去搞你的事业,能有个出息就更好,没有成功就回来。”  ??泉生携着简单的行李,沿着那条弯曲的小路向大山外面的世界走去,陈伯站在家门口,默默地目送著儿子的身影。他久久地挥动着手臂,眼泪不由自主地又流了出来。    ??二、  ??泉生满怀着对成功的憧憬来到了香港,可是残酷的现实很快就把他的梦想打得粉碎。在香港苦熬了一段时间,由於这样那样的原因,石雕创作的事一直未能落实,泉生又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做,吃饭成了首要的问题,虽然林枫先生按他承诺的那样帮助泉生,但有些事情也是爱莫能助。后来,还是在林先生的帮助下,泉生进了一家广告公司搞业务。没干多久,这家广告公司宣布破产,泉生又失去了工作,为了省钱,他在偏远的地方租了一间简陋的木板房子。後来泉生连那木板房也租不起了,便搬到一个废弃的货柜厢里去住。为了父亲,为了自己的事业,泉生只得默默地忍受环境的压迫。夜晚,老鼠四处乱窜,抓破了泉生的脸颊。白天,他仍然要背着画夹不停地到处奔波去找事做,却毫无结果,身上的钱差不多用光了,一日三餐只得以“工仔面”充饥。一天晚上,泉生疲惫地回到货柜厢里,见门是敞开的,里面一片狼藉,他的行李全都不见了,他摸摸衣袋,只剩二十多块钱。他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泪如雨下。  ??自从儿子去香港之后,陈伯的心里一直不踏实,他总感到眼皮在跳,预感泉生要出事,便带上几千块钱,按照泉生留下的地址辗转来到了香港,却没有找到泉生和那位林枫先生。后来林先生的一个朋友告诉陈伯,曾经看到一个内地来的年青人背着画夹,在维多利亚码头货场那边画晚景。他就来到货场附近寻找泉生,没想到还真的是他。看到儿子一副潦倒落魄的样子,陈伯非常伤心,他劝泉生马上跟他回去,“不要再捣弄那些不著边际的东西”,好好在家工作,然后成家生儿子。泉生哪里肯就此罢休,说既然已经出来了,就决不回头。陈伯见儿子决心已定,也就没有再坚持,他抹着昏花的眼睛里溢出来的泪水,叫儿子好好保重,不要勉强自己,实在待不下了就马上回去。临走时,陈伯将身上所有剩余的两千元钱全都给了泉生。望著父亲蹒跚离去身影,泉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轻轻地呜咽起来。  ??回到家里,陈伯又给泉生寄去一千元。他退休後的工资并不高,每月也就几百块钱,但是他生活非常俭省,每天的生活费用不超过三块钱。看到泉生的生活没有着落,陈伯便想挣点“外块”来资助儿子,于是去给一个单位看门。每天风里来,雨里去,身体病了也不去医院看一下。  ??通过各方面的努力,有关部门采纳了林枫的建议,决定在香港湾畔的生态广场设置由泉生创作的大型雕塑。当林枫找到泉生,把这一消息告诉他时,泉生高兴得跳了起来。他立刻打电话告诉父亲,陈伯在电话里乐呵呵地笑了。  ??那座汉白玉制作的大型石雕完成之后,泉生即站在雕塑前照了一张像,寄给父亲。泉生的成功让陈伯欣喜异常,陈伯拿着那张照片给所有的同事朋友看,他逢人就说:“你看,我家泉生出息了。”泉生的绘画水平和艺术造诣受到中外艺术界的高度重视,不少艺术学校和文化单位纷纷邀请泉生作客座教授和艺术指导,有几家美国公司愿以年薪数百万美元的待遇邀请他去工作,但是泉生还是选择了香港。    ??三、  ??为了照顾年迈的父亲,早已成家的女儿惠萍将陈伯接到了她的家中。这时的陈伯也不用为泉生担心了,他就整天关注著泉生的行踪,没事就找来许多报纸看看,一旦看到有关泉生办画展或参加艺术活动的报道,以及泉生的美术作品,他都会兴奋不已,并将那些报纸剪裁下来。他把这些剪报和泉生过去的练习作品张贴在自己卧室的墙壁上,以便每天都能看到。每当家里来了客人,他总要不厌其烦地向对方介绍一番。惠萍笑著说:“爸爸在家里办了一个美术馆。”  ??二OO一年春天,陈伯因头晕不慎摔了一跤,女儿和女胥把他送进了医院,经检查陈伯患有较严重的脑动脉硬化症,造成脑溢血,中风瘫痪。惠萍立即通知泉生。泉生接到姐姐的电话便赶了回来,他扑在父亲的床前失声痛哭。陈伯抖抖索索地伸出手,摸着泉生的头说:“别伤心,好好画画,我有信心恢复过来。我还想要你陪我去香港看看呢。”陈伯的话更勾起了泉生的伤心。父亲辛辛苦苦养育他长大,从来没有向他提出过任何要求,现在提出的竟然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就在泉生潦倒的时候,陈伯去香港找他,那时他根本没有想到要带着父亲到香港各地去走一走,甚至在维多利亚港口上与父亲见面时,连一张照片也没有留下。随着事业的推进和拓展,以及在香港艺术界地位的不断巩固,泉生更是一头钻进了艺术创作之中,没有时间旁顾其他。此次赶回来看望父亲,见父亲已病成这个样子,心中便有了说不出的愧疚。于是当陈伯提出这个愿望时,泉生用力地点动着头,哽咽地说:“爸爸,明年是你的六十大寿,等我把这次画展办成之后,一定接你到香港多住些日子,陪你到处去看看。”陈伯低声说:“算了,我知道你很忙,其实我在电视里也经常可以看到香港。”泉生听着父亲的话,鼻子一阵阵发酸,眼泪止不住地潸然而下。  ??泉生请来了当地有名的医生,采用各种方法给父亲治病,还专门请了一个保姆服侍父亲。因为眼下正忙着准备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办生态画展的事,他不得不在安排了父亲的治疗及生活之后,匆匆赶回香港。泉生走后,陈伯整天望着床旁泉生买来的一大堆各种补品和药物偷偷流泪,他什么都吃不下,心里难受的时候就瞧瞧墙上张贴的泉生的画和照片,或者叫惠萍播放泉生举办画展时拍摄的录影带和CD光碟。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陈伯睡不着,又怕开着灯影响女儿一家的休息,只好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轻轻呼唤着泉生的名字。    ??四、  ??这年秋天,泉生在纽约举办生态画展的事,因全球暴发SARS病毒而被迫取消了。陈伯从电视里知道了这个情况,要惠萍打电话给泉生,鼓励他不要着急,更不要气馁,他还特意要女儿给他录制了一盒音像光碟,寄给泉生。画面上,陈伯手里捧着一本泉生新出版的画册,精神焕发地坐在藤椅中,双眼凝视著远方……。这盘光碟给予泉生巨大的鼓舞,他将那些准备参展的新作品全部赠送给了香港的慈善机构,以这种方式资助那些为抗击SARS病而战斗的医护工作者。  ??陈伯的身体每况愈下,他却不准女儿将他的病情告诉给泉生,他怕影响泉生的情绪,要让泉生全身心地投入到艺术创作中去,画出更多更好的美术作品。  ??一年之後,在广大科研工作者和医护人员的同共奋斗下,SARS病终得到了控制和根治。泉生的画展将在纽约和北京等世界名城举行。陈伯为儿子的成功而高兴,他要女儿录下有关泉生举办生态画展的电视报道,不厌其烦地看了一遍又一遍。当他得知泉生将要来北京举办画展时,立即打电话给泉生,说他将去北京参观画展。泉生自然为父亲如此高昂的兴致而高兴。  ??十月的闽北地区乍寒还暖,明媚的阳光令人产生去户外走走的欲望,许多老人在此时成群结队地去武夷山区旅游或爬山。陈伯感觉自己的身体比前些日子轻松些了,於是瞒着女儿,自己试探著独自一人出外活动身骨,他要锻炼一下腿脚,为观看儿子的画展做准备。那天,当他走出房门,刚刚挪步下到级楼梯,脚底一颤,便摔倒在楼梯下面,等女儿闻声赶来时,陈伯已经不省人事了……  ??经过一番紧张的抢救,看来已是无济於事。惠萍赶紧与泉生联系,可是泉生此时却联系不上。  ??陈伯微张着青紫色的嘴唇,手指在轻微地颤动著,他似乎在以後的力量,顽强地等待为泉生的到来。  ??……  ??泉生知道父亲去世的消息,已是几天之后了。泉生刚刚从非洲撒哈拉沙漠写生回到香港,朋友告诉他家里曾来过好几次电话。泉生霎时惊呆了,他立刻扔下行李和画夹,气也没喘一口就一路抽泣着赶到机场,乘座近的一次航班回到了福建。  ??泉生飞奔着跑回家里,一下子扑倒在父亲那冰冷的胸脯上,嚎啕大哭起来。  ??陈伯死时眼睛一直都是睁开着的,泉生知道父亲是想见上他一面,父亲是想让他陪着去看画展,让他陪着去香港看看的……。可是,父亲去世时儿子却不在身边,这对泉生来说是一种怎样难以原谅的遗憾呢!他用手轻轻阖上父亲的眼睛,可是那眼睛依然固执地睁开来,茫然地望着邈远的天空,那眼睛似乎在提醒着泉生:不要停留,前面还有更多的山峰等待着他去攀援。  ??泉生料理完父亲的丧事,带着父亲的骨灰回到了香港。然后,他抽出几天时间,捧着父亲的骨灰盒,步行在香港几个主要景点走了一圈,以此表达对父亲深深的怀念。   共 5829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好
癫痫病女性患者如何避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