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画殇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赣州信息港

导读

叶子静静地飘零着,一片两片,覆盖了大地,静坐在树林间的叶儿依旧一动不动地,仿佛石化了般,甚至连眼睛都未曾眨过,一瞬不瞬地盯着前方正专注作

叶子静静地飘零着,一片两片,覆盖了大地,静坐在树林间的叶儿依旧一动不动地,仿佛石化了般,甚至连眼睛都未曾眨过,一瞬不瞬地盯着前方正专注作画的云鸿,眼睛开始慢慢变得迷离,转为迷茫。  叶儿不知自己这样坐了多久,很久了吧,仿佛自己本就属于这里的天地似的,就像眼前专注作画的云鸿,到了浑然忘我的境界,眼睛里、心里、生活里只有画,别无其他。  等到云鸿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叶儿还是迷迷茫茫的,云鸿喊了她好几声她才惊醒过来,她困惑地看着云鸿,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应。叶儿看着云鸿的视线慢慢模糊,忽然间她感觉云鸿离自己好远好远,远到她无法触及。她突然害怕起来,急切地想要抓住云鸿,但一下子却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她在云鸿急切的喊叫中沉沉地陷入了黑暗。  睡梦中一直噩梦相伴,叶儿睡得极不安稳,后来模模糊糊好像梦到了父亲,父亲是她那天决绝离去时的悲痛神情,他好像变得苍老了很多,神情中全是伤痛,叶儿有点无颜见父亲,父亲一直站在那里看着她,悲痛地,父亲的身影开始变得模糊,她急切地喊着父亲,父亲还是走了,她从睡梦中惊醒过来。醒来入眼即是云鸿专注作画的背影,叶儿定定地看着云鸿,看得眼睛发疼,看得眼睛模糊,叶儿突然觉得云鸿和自己竟是那么遥远,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远走而去,越来越远,她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疲累,身心俱累。  这样静静地看着云鸿,好多久远的记忆开始复苏,排山倒海般向她袭来。叶儿想起了他们的相识以及以后的种种。  叶儿和云鸿相识于一件极其普通的事,那天天气异常的好,她和室友们一起去踏青,一群女孩子唧唧喳喳、吵吵闹闹的,疯了大半天。在走的时候,叶儿再次看了看那个在她们附近作画的云鸿,他还是那么专注,和她们刚来时看到他的样子一样,那样专注的神情一下子就撞击了叶儿的心,要知道她们吵闹得基本上就要翻天了,但云鸿就在她们附近,那么近,却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基本上到了浑然忘我的境界。  那天叶儿没有和室友一起回去,她在云鸿作画旁的草丛上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云鸿作画,那样的场景,从那天一直持续到几年后:云鸿的眼里只有画,叶儿的眼里只有云鸿。究竟坐了有多久,叶儿竟忘了时间,在云鸿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叶儿才猛然惊醒过来,起身才发现自己的穿的牛仔裤早已被露水打湿了。匆匆忙忙站起,叶儿像被发现偷窥的小女孩一样,羞红了脸,像逃跑似的匆匆离去,那一刻专注做画的云鸿眯了眼,那个静静在一旁看他做画的女孩他在停下作画的那一刻就已发现了,但这样的事情太多,多得他根本不会在意,重要的是他的世界里只有画,别无其他。  叶儿那段时间可以说是迷上了云鸿,室友们也不知道她是着了什么魔,从那天起,她的眼里、心里、谈话里,总之到处都是云鸿,初大家都是嘻嘻闹闹,后来发觉叶儿真的是上了心,就开始担心,苦口婆心的劝阻毫无用处,叶儿好像一下子变得神通广大了,无论云鸿在那作画,她总会是那个摆脱不掉的小尾巴。  这样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渐渐的学校里关于他们的绯闻越来越多,言辞也越来越犀利,叶儿成了被攻击的对象。云鸿在学校本就是风云人物,再加上他的作画天分,还有他的自负骄傲,暗恋他的女孩不在少数,相对的嫉妒他的男孩也为数不少,叶儿这样突兀的动作当然引起了公众的瞩目。虽然跟踪云鸿作画不是什么稀奇事,但重要的是叶儿那雷打不动的坚持,一做就是半年多,无论遭受什么冷言冷语,甚至被当众威胁,她也不放弃,永远都是充满激情。到了,矛头掉转了方向,大家开始责骂云鸿是个没感情的动物,缘由很简单,叶儿半年多的痴心追逐不单单是没换来云鸿的青睐,更离谱的是云鸿甚至不知道叶儿的存在,你说这能不让人恼火吗?但叶儿呢?她却不以为然,还说是自己追的不够努力,要再接再厉,你说这能不让人感动加跌眼镜吗?  云鸿声称他再也受不了那些声讨他的声音,尤其是他们宿舍的那群哥们,他认输了。就这样叶儿和云鸿走到了一起,至于是不是如云鸿说的那样受不了声讨的声音弃甲投城了,那就不得而知了,只是那天叶儿笑得特别的贼。  后来叶儿就真的成了云鸿的跟屁虫,无论云鸿在哪里作画总能看到叶儿的身影,叶儿也成了深陷爱河的小女生,嘴边总是挂着云鸿,云鸿作画如何如何的专注,云鸿如何如何的喜欢画画,云鸿如何如何的善于选景和调色,好像除了画,云鸿的世界里再无其他,甚至叶儿和云鸿之间能够牵扯上关系的也只有画。  云鸿爱画,喜欢画画,这是众所周之的事情,他甚至是沉迷于画画了。由于对作画的过分狂热,云鸿的性格是沉默的,甚至还有些孤僻,他的圈子很小,小到甚至只有他自己,他基本是不和人交际的,除了作画,他对什么都是没有兴趣的。叶儿开始整个人围绕着云鸿的世界转了,陪他选景,陪他作画,陪他做着种种有关作画的事。  云鸿喜欢画画,也善于画画,那是毋庸置疑的。可是这个世界并不只有作画,还有很多很多需要我们去做的事,叶儿把云鸿画画以外的事全包揽了,云鸿杂乱的世界开始变得井然有序了,他的世界真的只剩下画画了,叶儿开始全心全意投入到云鸿的生活,小到衣食住行,大到作画宣传、销售,从小娇生惯养的叶儿好似一下子长大了,只要和云鸿有关的事,无论怎么难,叶儿总能想办法解决。  叶儿和云鸿就这样相处了一年,叶儿总是很幸福的样子,但在别人眼里,他们根本就不像恋人,叶儿的眼里只有云鸿,但云鸿的眼里还是只有画。或许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大家都看出来了,云鸿并不真的很喜欢叶儿,在他的生活里永远还是画,无论身边的人怎么说和劝阻,叶儿就那样一头扎了进去,叶儿觉得云鸿心里是有她的,因为云鸿曾说过他开始慢慢离不开她了。  云鸿要毕业了,但叶儿还有一年的学习时间,她希望云鸿可以等她一年,可是云鸿的心早已向往外面的风景了,以前是学业羁绊了他的脚步,现在毕业了,他恨不得马上离开。可是叶儿的请求让他有些为难,那些日子云鸿极力压抑着自己迫不及待的心情暂时留了下来,叶儿在云鸿留下来后却变得不安了,云鸿每天压抑的神情让她自责不已,那些日子两人都不好受,叶儿做了个决定,这个决定彻底把她和身边的一切隔绝了。  叶儿怎么也没想到,父亲在看到云鸿后态度会那么坚决,甚至连一丝商量的余地也没有,无论叶儿怎么苦苦恳求,父亲就是不肯点头,到了父亲甚至不惜以断绝父女关系威胁。那段时间叶儿压力很大,心里每时每刻都在苦苦挣扎着,云鸿也慢慢感觉到了叶儿父亲的态度,他的性格向来就是对什么事都很不经意,他是喜欢叶儿,但远远没到那种为了叶儿会放弃什么东西的地步,更别说他钟爱的画画了。  这样僵持了一些日子,云鸿觉得自己是真的等不下去了,这样焦躁的等待让他无法专心作画,也总是没来由的火气乱窜,他不想让叶儿为难,但也不想再等待,所以他选择了离开,他知道自己自私,但却无法找到让自己不自私的理由。  云鸿离开了,叶儿感到自己的世界都开始塌陷了,不知在什么时候,或许很久很久以前吧,叶儿已习惯了陪伴云鸿,即使静静地看着云鸿作画,叶儿也会感到自己被幸福浓浓地包围着,那样的幸福只会让她沉迷,她终于知道了没了云鸿她的世界就没了颜色,她变得迷茫,常常无缘无故地发呆,总感觉不到自己身在何处。  叶儿从决定去找云鸿的那一刻已背弃一切了,她对父亲发誓自己会幸福,也对自己发誓,父亲终还是没能同意。那一天,叶儿走的时候她才惊觉父亲的苍老,父亲颤着嘴唇,久久还是那句如果离开就不要再回来,他们的父女情意也就此断了,叶儿知道那是父亲在做的努力。她还是走了,给父亲磕了三个头,离去时父亲悲痛流泪的样子让她永远无法忘怀,叶儿知道自己伤父亲至深,但她又不得不让自己成为一个不孝的女儿,她爱云鸿,很爱很爱,远比自己想象的还爱,叶儿不敢想像没了云鸿,她要怎么走过以后的日日夜夜。  再见到云鸿的那一刻,叶儿决定抛下一切的忧伤,她要用灿烂的微笑去迎接云鸿,和以后的日日夜夜。云鸿好像并不惊讶她的到来,淡然接受她的欣喜,但在叶儿热烈拥抱自己的那一刻也不觉紧紧拥住了叶儿。云鸿什么也没问,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外表看着文文静静,还有些娇弱的小女孩为自己真的付出了很多很多,他知道这辈子他是不能辜负叶儿了,他明白自己虽然不可能像叶儿那样爱着自己,但他会尽自己的能力去爱着、呵护着这个女孩。  刚开始的日子是很艰苦的,叶儿从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一下子过渡到日日为柴米油盐忧心的家庭主妇,这样的过渡叶儿适应了很久才适应过来,幸好云鸿在生活上并不挑剔,叶儿还轻松了一些。为了生计,叶儿出去工作了一些日子,但在看到云鸿为了画画连饭也不吃,甚至连一口水也顾不上去喝,每天急冲冲出去写生,晚上又常常忙到很晚,叶儿看着云鸿干涩的双唇,只知道专注作画的神情,心里心疼而难受,实在放心不下就辞了工作开始专心照顾起云鸿的生活起居。  云鸿的世界里只有画画,除了画画,他的眼里、心里已容不下如何东西,所以生活中的艰苦他没能觉察丝毫,所以他也没有发觉叶儿早已不知不觉褪去了那份娇羞,她从衣食无忧到为了一角两角和菜贩们争得面红耳赤。叶儿不再年轻,也慢慢失去了学校里的那份朝气,皮肤变得干燥无光,生活也变得枯燥乏味。  叶儿一下子想到了很多,想到了这些年自己走过的点点滴滴,她忽然觉得自己是这么的陌生,她的眼里只剩下沉郁,每天只是迷茫地看着云鸿作画,机械地做着一切,云鸿就像那早晨的日光,光芒万丈,充满生命力,而自己呢,叶儿忍不住苦笑,自己甚至称不上落日,连的光芒也消失了,暗淡得连自己也难以察觉。  这一刻,叶儿开始动摇了,开始怀疑了,她真的爱云鸿吗?她当然爱,那么云鸿呢?爱过吗?她无法肯定地对自己说YES,云鸿的世界很简单,就像她的世界很简单一样,但不同的是云鸿的世界里只有画,而她的世界里只有云鸿,像闪电般,叶儿一下子惊醒过来,这样的认知让叶儿忍不住颤抖,心像被撕裂了般难受,可是一旦梦醒,想再沉睡已是不能,即使是假装也不能做到。  叶儿知道自己如果够聪明就该把自己刚惊醒的认知像梦一样地忘掉,可是这个认知想蔓藤一样,一旦缠绕上自己,就会不断纠缠,一圈一圈,把自己生生地圈住,她不得不寻找呼吸的空隙。再坏的结局叶儿也想过了,她除了苦笑就是责问,她责问自己的心能否接受这样的结果,她的心沉默了,甚至躲避了。  叶儿开始有意无意地在云鸿面前消失,不陪他作画,不帮他调料,不帮他布景,云鸿起初会皱着眉头喊她的名字,但从不离开他的画半步,很快就又再次陷入作画的忘我境界。叶儿站在远处,久久的,看着云鸿,她开始痛恨这样专注的云鸿,为什么他的世界里只有画,那么她呢?她在哪里?是被遗落了,还是就从未进驻过云鸿的心里,她不知道,也害怕知道。  这样怅然若失了一些日子,叶儿的不安全感更加扩大了,她知道自己快把自己逼到了悬崖边,她想找一把救命稻草,这样的渴望在这一夜爆发了。云鸿正在专注地做着白天一幅画的后期工作,这是他的习惯,通常叶儿会给云鸿沏一杯茶,然后安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云鸿,但是今天叶儿下了决定,还是好不容易强迫自己下的决定,她不能让自己犹豫,这样坚定的态度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再有,好似不经意般,但又显得很突兀地,叶儿说了这么句话“云鸿,我们结婚吧”,不仅云鸿惊讶地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叶儿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原本是要把自己心中所有的疑问都问出来的,结果却说了一句让自己也震惊不已的话,但问出口后叶儿沉重的心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这个问题太沉重,压在叶儿的心上太久了,像一块大石被挪开了般,剩下的只是无尽的轻松。  云鸿淡笑地看着傻楞地看着自己的叶儿,很显然她也被自己的话吓到了。画已画完,他不担心自己被分心了,是的,他该和叶儿好好谈谈了,叶儿这段时间的变化他也感觉到了,本想着其实也没什么,叶儿确实也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所以他也没放在心上。可是今天他突然有点想聊聊了,他和叶儿真的是很少沟通,在一起将近五年了,说过的话恐怕自己都能数出来了,心里还是感觉有些亏欠的,只是叶儿默默做着一切,自己也渐渐习惯了,时间一长,也就在心上没了痕迹。  “今天怎么突然说起结婚的事了,有心事吗?这段日子可是有些奇怪啊。”  叶儿看着云鸿淡笑的脸庞,那久远的记忆又被拉回了,心里突然有些惆怅,声音也变得低沉了:“云鸿,我们在一起将近五年了,很快是吧,连我自己也难以想象,突然意识到时间竟这么久了,想着我们也该结婚了。”  云鸿沉默了一会,然后伸了个懒腰,应该是白天画画太累的关系,他打了个哈欠,然后说道:“是吗?这么长时间了吗?我还以为我们还是刚认识那会呢,我走到那你就也在那,就像他们说的,你就像我的小尾巴。”   共 910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总也治不好 不妨试试中医
黑龙江治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
标签

上一页:秭归

下一页:忘不了你的眸